产品中心 / Product Center

联系我们 / Contact

  • 西安银行承兑汇票贴现
  • 联系人:请填写您的姓名
  • 电 话:请填写您的联系电话
  • 手 机:请填写您的移动电话
  • 传 真:请填写您的传真
  • 邮 箱:请填写您的电子邮箱
  • 网 址:
  • 地 址:请填写您的地址

正当取得的单据出票公司该当无前提承兑

发布日期:2020-04-22 09:39:09
上诉人上海颖*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颖*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杨某虹单据损害补偿纠纷一案,不平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于2005年7月19日作出的一审民事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闭幕。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颖*峰公司将号码为######金额为118800元的一张支票交与上海僖*加餐饮办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僖*加公司”用于付出欠僖*加公司的118800元债务。僖*加公司又将该支票用于偿还投资款而交给杨某虹,杨某虹委托上海市树声状师事件所(以下简称“树声所”举行单据承兑。树声地点支票的出票日期和收款人栏内予以补记并交银行提醒付款,但支票的出票人签章处加盖的颖*峰公司财政专用章和“李卫东”私章,而颖*峰公司在付款行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宝山支行预留的印鉴是颖*峰公司的财政专用章和“钱某铭”私章。2004年8月4日,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宝山支行出具退票通知一份,载明:退票缘故原由为“存款不足”托收单元为树声所。 原审法院另查明:2004年6月26日,杨某虹与僖*加公司告竣延期退款协议,内容为:一、僖*加公司开3万元支票一张,于2004年6月30日为到期日,若未兑现逐日付100元,支票号码为:CH318823;二、僖*加公司开118800元支票一张,于2004年7月20日为到期日,若未兑现逐日付100元,支票号码为:######;三、僖*加公司已付延迟费2500元;四、客户杨某虹必需于上述支票到期日方可至银行兑现;五、僖*加公司由提出退款日起计息给杨某虹,以杨某虹退款申请书为准。 原审法院认为:支票是出票人签发的委托银行或金融机构在见票时无前提付出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的单据,颖*峰公司基于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签发的支票,该当无前提付出单据记录的金额。杨某虹因僖*加公司偿还其投资款而取得系争支票,属正当取得,颖*峰公司应无前提付款。因为颖*峰公司签发的支票与其预留本名的印鉴不符,造成支票遭银行退票,颖*峰公司作为单据的出票人应补偿杨某虹由此造成的丧失118800元。承兑汇票颖*峰公司的抗辩来由不影响本案中杨某虹权的主张。杨某虹的诉请并无不妥,应予支撑。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划定》第七十三条之划定,讯断:颖*峰公司于讯断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杨某虹丧失118800元。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886元,原审讯决由颖*峰公司承担。 上诉人颖*峰公司不平原审讯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上诉人与案外人僖*加公司之间不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上诉人签发支票未加盖法人代表章是一种附前提的出票举动汇票贴现。僖*加公司私盖他人印章,其成果应由原债务人和该举动的举动人即僖*加公司卖力。二、被上诉人杨某虹未在单据上实现的权力,并不料味着其对僖*加公司民事权力的损失。原审讯决认为被上诉人杨某虹完全损失权力从而认定其丧失的结论不切合事实。三、原审讯决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划定》第七十三条,属合用法令不妥。本案属侵权纠纷,该当合用民法通则。四、请求打消原审讯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请。 被上诉人杨某虹辩称:一、多次庭审笔录及相干证据已证实上诉人颖*峰公司与案外人僖*加公司之间存在生意业务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且由生效讯断确认。二、本案系单据损害补偿之诉。按照最高法院的相干划定,上诉人作为出票人该当负担补偿责任。三、上诉人颖*峰公司的违法出票举动造成被上诉人无法收回本可从僖*加公司收回的投资款,上诉人负有过错,应补偿丧失。四、原审讯决认定事实清晰,合用法令得当,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颖*峰公司在二审审理历程中提交三份新证据:1教导谋划合约书》用于证实僖*加公司与上诉人之间就加盟营业有过打仗;2僖*加公司工商质料,用于证实僖*加公司至今仍存在;3赵某凉和李某贵的书面陈述。上诉人暗示之以是二审中提供上述证据,系由于在原审历程中未找到 被上诉人杨某虹颁发质证意见如下:1按照证据法则,上诉人提供的上述证据不属于二审中的新证据。2纵然作为新证据,从《教导谋划合约书》中也无法看出上诉人所要证实的概念。3工商质料与本案无关。4赵某凉系在僖太公司任职,僖太公司与僖*加公司是两个自力法人。5因李某贵未能提供有用的身份证实,故对其身份无法确认。 经审查:赵某凉并非僖*加公司员工;李某贵未能提供有用身份证实,其身份无法确认。 本院认为:鉴于赵某凉和李某贵的证人主体资格不适格,故本院对赵某凉和李某贵所作的陈述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本院(2004沪二中民三(商)终字第378号生效民事讯断已对颖*峰公司交付支票用于付出对僖*加公司的债务一节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关于僖*加公司与上诉人颖*峰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问题。该节事实已由相干生效讯断予以确认,现上诉人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否定,故本院对上诉人的相干辩称不予采信。上诉人颖*峰公司签发系争支票并交付给僖*加公司的举动是一种付出举动,至于详细的付款缘故原由,则不属本案审理规模。二、关于法令合用问题。本案系争支票的出票人是上诉人颖*峰公司,其签发支票时该当加盖与其预留印鉴相符承兑贴现的印鉴。现出票人颖*峰公司在系争支票上的签章贫乏了钱某铭”私章,其出票举动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单据法》第八十九条“支票的出票人不得签发与其预留本名的署名式样或者印鉴不符的支票”之划定;虽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划定》第四十一条及第六十六条之划定,上诉人颖*峰公司不负担单据责任,但不能由此免去上诉人颖*峰公司作为出票人违规签发支票所答允担的民事责任。现被上诉人杨某虹因上诉人颖*峰公司的违规出票举动而无法从僖*加公司处获取补偿款,上诉人颖*峰公司对此该当负担补偿责任。原审法院合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划定》第七十三条“因出票人签发空头支票、与其预留本名的署名式样或者印鉴不符的支票给他人造成丧失的支票的出票人和背书人该当依法负担民事责任”之划定作出讯断,并无不妥,应予维持。三、关于被上诉人杨某虹是否应先向僖*加公司追偿的问题。如前所述,被上诉人杨某虹与僖*加公司之间系谋划合同终止后的债权债务清理关系,而被上诉人杨某虹向上诉人颖*峰公司提起本案诉讼系基于单据签章无效后出票人或背书人应负的补偿责任。两者虽有必然连累,但无先后顺序之分,被上诉人是否已向僖*加公司主张权力并非上诉人负担补偿责任的须要条件,故被上诉人直接要求上诉人负担责任并无不妥。 上海颖*峰实业有限公司诉杨某虹单据损害补偿纠纷案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讯断书 2005沪二中民三(商)终字第3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颖*峰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铭,该公司...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来由不能建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划定,讯断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886元,由上诉人上海颖*峰实业有限公司承担。 本讯断为终审讯决。